快三官方平台

中国石油
首页 > 公告
一个师傅和十八个徒弟
打印 2019-08-13 23:30:11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一个师傅和十八个徒弟

 按常理,师徒结对子,都是一帮一的。可塑料厂全密度二车间张日明倒好,一带就是18个。清一色一水水的退伍兵,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。军事技能可能不错,化工生产却是一点儿没接触过,又多是独生子,难带得很哦! 从今年年初,这18个徒弟就不离师傅左右,从理论学习到现场实际培训,从吉林石化实习到装置开工,张日明可没少费心。 张日明的方法很特别,可称之为“大水漫灌”法,或“广种薄收”法。在设备安装、调试期间,只要是有设备打开、操作的机会,他就带徒弟们到现场实地观摩、仔细讲解。一个单元一个单元地讲,由粗到细,由浅入深,反反复复,只要他认为该懂的,一股脑儿地就往徒弟脑袋里面灌。甭管你能接受多少,反正你不可能一点儿都没学到。一开始灌得徒弟们头有点儿大,但架不住天长日久,日积月累,有了基础后就越学越轻松了。 在今年三月份去吉林石化实习期间,张日明更是抓紧时间练兵。别人都是两班倒,他常常是两个班一起上,从不放过每一次给徒弟讲解的机会,就连坐骨神经痛犯了也强忍着。在一次装置停车时,他不顾病痛特地从住处赶来,让徒弟们感动不已。 实习期间,考试从未间断,每天一小考,每周一大考,轮番轰炸。没有打印机,没有电脑,出门在外,不可能四个碟儿八个碗儿的,只能自己创造条件。 好在考试题都在张日明脑袋里装着呢,张口即来。张日明把题出好,带领徒弟到现场抽签,抽到哪个算哪个。徒弟们把题记到本子上,板正儿地答好。题不在多,一天十多道,都是今后开工、生产能用得上的。张日明的记性也好,一个来月,好几百道题,很少出重样。出题还很神秘,就连一个屋里住的徒弟都不知道啥时候出的。这位猛将也有细致和机谋的一面呢! 18个小伙子,难免有不好好学的时候,或者有个别不认真的。张日明可不会和你婆婆妈妈地讲大道理,脾气一上来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撸。实在不行,再给你来点儿小“暴力”,就凭师傅这大块儿头,看着也令人发怵,没人敢跟着“支把”。张日明和车间支部书记挑明了:“你唱红脸,我唱黑脸,挨骂的事都让我来背。”可怜了这些兵娃娃,刚离开部队没多久,咋就碰见这么一位脾气火爆的师傅,简直比当年的新兵班长还狠! 从刚来时连阀门都不会开,到现在的流程通、设备熟、会操作,慢慢地,徒弟们的脑袋不再大了。 “兵无常形,水无常势”,管理也没有固定的模式,不必千篇一律,邯郸学步,张日明的“填鸭式教学”和略带点儿“野蛮”的方法,也挺管用! 徒弟张成麟说:“师傅带我们非常认真,只要你愿意学,从来没有厌烦的时候。手把手地教,一遍遍地讲,反复考试,循序渐进,直到滚瓜烂熟。” 从师傅身上,徒弟们不仅学到了技术,也学到了对待工作的态度和做人的精神。徒弟张洪旭细致地讲述了一次和师傅到现场检查的情景,非常感人,不妨附录于此: “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,我和张日明师傅到现场巡查走梯和竖梯的质量情况。为了保证效率和安全,师傅简单地给我讲解了操作要领和注意事项,便开始行动了。” “脱气仓足有一百米高,走梯沿着脱气仓蜿蜒伸向顶端。这么高的走梯,不要说巡查,就是空着手爬上去也得费点儿劲儿。我顿时产生了为难情绪。” “师傅看出了我的想法,朝我一挥手,‘看我的’,便先爬了上去。” “当天正是大风扬沙天气,气候十分恶劣。师傅弓着腰,小心翼翼,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仔细查看。越往上走风越大,空气中弥漫着尘沙,更有股难闻的气味,呛得我难以睁开眼睛。师傅一边嘱咐我注意安全,一边精心地检查。” “检查到一多半儿时,我发现师傅突然停顿下来,坐在走梯上双手紧握腿部用力揉搓着,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,十分痛苦的样子。” “我早就听说师傅有坐骨神经痛的病症,而且经常发作,发作时腿部疼痛难忍。可没想到师傅的病症在这时候发作了。” “我扶住师傅的肩膀,关心地说:‘师傅,看你疼成这样,咱们下去吧。’师傅用袖口儿擦了一把汗,朝我笑了笑:‘不要紧,一会儿就好了,检查到这儿也没剩多少了,来,我们继续。’” “说完,师傅坚定地站了起来,忍着疼痛又开始工作了。当我再三请求师傅休息一会儿时,师傅笑着说:‘臭小子,不用管我,安全第一,长点儿心吧!’” “望着师傅的身影,我不禁从内心发出一声由衷地赞叹:‘师傅真是一条硬汉。’” 一进厂就遇上这么好的师傅,这帮孩子多幸福啊,珍惜吧! 2012-10-09 来源: 责任编辑:

本文由http://www.taikkyithar.com/gonggao/1748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擎起责任一片天 ——储运中心员工岗位尽责二三事上一篇:老李有个“小梦”